cmc

类型:科技剧地区:巴基斯坦发布:2021-01-21

cmc 剧情介绍

cmc这是一种被人们称作非常邪恶的亡灵炼金术,只要被这种粘液污染过的土地,就会产生一种可怕的死气,在这样的土地上,其他的元素力量都会削弱,而相应的,死亡之力就会增强。除非他们会飞,脱离地面,否则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能被这污染之地逐渐削弱力量。而显然,无论是六级的战士还是六级的魔法师都不会飞。程智点了点头:“亡灵魔法是一套系统而独立的魔法,想要拿过来就用是不可能的。三年的时间……”程智摇了摇头:“你一直囚禁着你女儿的灵魂吧?”

其他三名战士跟在了他们的身后,一行人小心的进入了通道内部。程智很早以前就制造了这种药水,不过只是作为研究亡灵魔法时候的实验作品而已,从来没有用于实战。因为他知道,这种粘液其实非常歹毒,因为被污染过的土地,会变得寸草不生。当年海瑟薇一怒之下屠杀了整个斯巴尔达王国的时候,就是用这种亡灵炼金粘液污染了大片的土地,从而使得那里数十年来寸草不生,成了一片真正的死亡之地。通道很黑,不过托马斯随手一抛,一个火球便悬浮在了队伍的前面。并且就在约翰身前三米的地方,无论约翰怎么动,那火球都会正对着约翰的前方,这个悬浮的小火球法术虽然简单,但是这精准细致的元素控制力,也只有托马斯这样的高级魔法师才能轻而易举的做出来。穿过通道,众人走下了楼梯,可是没有走出几步,约翰的脚下突然传来咔的一声,约翰一惊,但过人的反应速度让他迅速撑开元素护罩,同时身体朝后一跳,只听呛呛呛的几声响,几根精钢 弩箭从墙壁之中射了出来,撞击在了对面的墙壁上,却并没有弹飞,而是直接插进了岩石构成的墙壁之中。那力道可想而知,绝对不是普通的弩箭所能比拟的。

“机关陷阱,大家小心!”约翰见状也是吓得一哆嗦,刚刚要不是自己反应快,怕死已经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了。这些机关陷阱都是在墙壁之中或者地面之下,用神识是感应不到的。想要提前发现,除非是专业的盗贼拥有相应的知识和技能,其他的人对此却是毫无办法,只能小心试探,一点点破除。不过这里是擂台之上,倒也不怕使用这种东西会产生什么太恶劣的作用。

程智走回到了被死亡污染过的地面,微笑着再次展开了亡灵空间,看着无数亡灵骸骨正浑身散发黑灰色烟雾,越战越勇,而那些炎魔小队的队员,这时候却只能苦苦支撑。毕竟蚁多咬死象。虽然他们都是六级的战士和魔法师,但是架不住这骸骨生物实在是太多了。终于,魔法护罩被击碎了,五个六级的战士和魔法师如同淹没在了巨浪之中的沙堡,瞬间淹没了下去。程智站在队伍中间眼睛转了转,倒是想出了点办法,他的肥仔身体因为特殊的炼金粘液而变得钢筋铁骨,刀枪难伤,让肥仔开路的话,即便是有什么陷阱,触发了,也不会有事。他刚想毛遂自荐一下,那个托马斯却是呵呵一笑:“来来来,看我的。”说着,托马斯挽了挽袖子,双手做出了一个古怪的魔法手印,接着口中吟诵起了咒语,瞬间在众人的面前,一个由熔岩组成的怪物出现了,这个东西并不大,两尺多高,身材瘦小,尖嘴猴腮,除了没有尾巴没有毛,倒是像个猴子,只是尖尖的长鼻子,长长的耳朵,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小鬼。

“这是由元素构成的火焰精灵。”托马斯看着一脸吃惊的众人,解释着说道。接着粗短的手开始比划成了一个人的模样,右手食指和中指朝下,就像是两条腿一样前后移动着,而那个火焰精灵也跟着托马斯笔画着的节奏,一蹦一跳的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只听咔吧的一声,不知道又踩到了什么机关,洞穴墙壁上突然出现了几个小孔,噗噗噗的刺出了好几根长矛,密密麻麻的,直接将元素精灵贯穿在了当场。脚下的擂台不断闪动,仅仅片刻的功夫,炎魔小队在骷髅海战术下全部阵亡。那火焰精灵身体爆闪了一下,化作了一团燃烧着的灰烬,消散在了空中。

这炎魔小队可以说打的还是有来有回,有声有色的,特别是释放烈焰狂蟒追杀程智的时候,不少人都觉得程智这次必败无疑。只是谁想到那蟒蛇就是没有人跑得快。再加上肥仔及时释放魔法,搅碎了烈焰狂蟒。几个回合间不断地峰回路转,让不少人都是捏了一把汗。但是托马斯却并不在意,只是一挥手,有一个火元素精灵出现在了众人的前面,那个火焰精灵蹦蹦跳跳的继续走在前面,当看到墙壁上有一个并不明显,但是很容易碰到的凸起的时候,故意的去撞了一下,只听咔的一声,一根粗大的原木从通道顶部掉落了下来,直接将那火焰精灵砸成了一串火星。

托马斯挥了挥手,前面再次出现了一个火焰精灵,在托马斯的控制下,火焰精灵一蹦一跳的朝前走去。这样做,的确是稳妥了许多,地面上,墙壁上,时不时出现的各种机关,全都被破除掉了。程智其实也是觉得有些侥幸。他站在距离那些魔法师很近的地方释放骸骨巨兽,就是为了吸引对方将魔法击中在他身上。如果说当时那个魔法师释放烈焰巨蟒不是追程智,而是先清理掉周围的骸骨巨兽,不敢说全都能清理掉,至少也能清理掉大半,同时又能腾出时间让其他人继续准备大型魔法,结果烈焰巨蟒没有能够干掉程智,其他的两个魔法师也没有能够腾出手来准备其他的大型魔法,全都将力量集中在防御周围骸骨巨兽攻击上面去了。

这让众人松了一口气,前进的速度不由得快了几分。转过一个弯,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向上的阶梯。依旧是火焰精灵开路,只是这个向上的阶梯似乎并没有设置机关,走的很是顺利。程智走到骸骨生物的跟前,一挥手,所有的骸骨生物陆陆续续的全都返回到了亡灵空间之中,只剩下僵化了的炎魔小队戳在哪儿一动不动。而下面的纽曼见程智已经收回了骸骨生物,这才启动魔法机关,让炎魔小队恢复了自由。可是走在前面的约翰突然停下了脚步,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似乎前面有什么动静。不光是他,程智和托马斯的神识也感应到了在这条并不算长的通道尽头,似乎有什么危险。很快,危险已经有了答案。一阵们相声越来越大,程智抬眼望去,亡灵之眼让他看的更加清楚。在通道的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球,正从高处向下滚落,发出了隆隆的响声。

巨石的直径足有三米,几乎完全填满了整个通道,在不断滚落的过程中,不断的摩擦着洞穴的石壁,刮落了大量的碎石,以一种势如破竹无法阻挡的骑士,顺着楼梯轰隆隆的朝下滚动着,想要躲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要么想办法击碎它,要么,大家都只能被压成肉饼。约翰来不及多想,猛地吸了一口气,接着手中长剑突然暴起了一层红色的斗气光芒,随着一声暴喝,约翰的身体上闪烁起了斗气的光芒,同时手中的长剑也是变成了如同烙铁一样的红色。看来是斗气技。程智眨了眨眼睛,那石头估计也有万斤的重量,若是平地上,石头不懂得话,约翰一个六级战士应该可以轻松的举起来,但是现在却不同,那石头是从斜坡上冲下来的,带起的冲击力远不止数万斤。想要靠身体,甚至说一个六级战士的力量去逼停是不可能的,或许约翰的斗气技有把握将这个石头击碎?不过程智却不敢冒险去赌约翰一定扛得住,便对身后的三名战士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帮约翰去啊。”看到眼前的情景,托马斯也是非常满意,扭头对约翰说道:“好了,我们进去看看,到底是谁制作的那些药丸,到底是谁绑架妇女。”

“亡灵魔法师,果然厉害。”邓恩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看着程智,皱着眉说道:“你小子,年纪不大,心思竟然如此缜密,竟然故意骗我们,让我们认为你的骸骨巨兽召唤速度极慢。哼,真是小看你了。”那三个战士也是被巨石吓了一跳,不过却也是立刻醒过神来,纷纷暴起斗气,准备与约翰一同施展斗气技能将巨石击碎。随意,程智的话有些多余,当他说的时候,那三个战士已经从他的身后冲到了前面,随着那巨石越来越近,约翰和另外三名战士身上的斗气光芒也越来越盛。反倒是站在队伍中间的托马斯,这时候却是气定神闲,手指甚至还扣了两下指甲,他可是一个七级的魔法师,身上的魔法防御护罩,足以抵挡数万斤的力量,而魔法的高温更是可以快速的将岩石变成熔岩。

“大师,您不担心吗?”程智有些好奇的问道。程智点了点头,从小皮包里面掏出了那两个药丸,递给了托马斯。“他们是五级和六级的战士,如果是斗气技能的话,击碎一块巨石并不是什么难事。”托马斯摇了摇头:“我所在意的是在那石头之后是什么。”说着,托马斯的手里已经出现了一个橘红色的火焰球,只是那元素球体正在不断的吸收着从托马斯身体内散发出来的火焰元素。说时迟那时快,巨石已经轰隆隆的滚到了约翰的前面。约翰爆呵一声,手中的长剑变得有些刺目耀眼,同时身体猛地朝前一跃,将长剑刺向了滚来的巨石。

托马斯伸出胖胖的手,接过了两个药丸,用手指捏着药丸凑到眼前仔细的观看,好一会,却是脸色凝重了起来:“卡斯利莫夫跟我也算是老相熟了。他在炼金学和魔法阵方面的造诣的确非同一般。这个魔法阵的做工如此之精细,的确像是卡斯利莫夫的手笔。不过凭借这个,我的确还是不能相信是卡斯利莫夫做的这样的事情。总之我们先抓到这个主使者再说吧。”“炎裂斩!”

咔,一声金属刺入石头的刺耳摩擦声中,约翰的剑已经深深的刺入了那块圆形的巨石之中。“大人,他们应该还有不少人,我们是不是要等待援军过来?而且,进入洞穴的洞口已经坍塌了。”“啊!”约翰再次大叫,身体内的元素之力不断的涌动着,形成了一道道力量的波纹,反复不停的撞击着巨石,这一剑竟然将巨石硬生生的停止了。而身后的三名战士这时候也是各自施展起了自己的斗气技,攻击着巨石,将巨石打的碎屑横飞。“可惜啊,力道不够。”托马斯摇了摇头:“毕竟只是个六级战士,约翰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但是距离高级战士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啊。这一招,如果是一个七级战士施展出来的话,可以将巨石一剑劈碎。”程智不是武者,自然无法体会六级和七级武者的差距,不过见巨石被约翰停住,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他也只能将肥仔放出来,用肥仔那坚不可摧的身体作为绊脚石,将石头卡住。

众人继续向前,只是走的更加小心了一些,一直到众人来到同道的尽头,却在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周处同道,程智的眼前豁然开朗,这里是一个天然而巨大的洞穴,地面被人刻意打磨过,极为平整。山洞之中用石块堆砌成一个个隔间,似乎大部分都是牢房,因为隔间外面全是拇指粗细的铁条制作的栅栏。从山洞顶部垂下的一根根铁链上都带着巨大的铁钩,上面沾染着暗红色的血迹。浓浓的血腥气息弥漫在整个空间之中让人作呕。这些隔间里面并没有人,但是岩石墙壁上的片片血迹和抓挠过的痕迹,还是让人触目惊心。虽然没有看到,但程智的脑海里似乎已经出现了一幕幕可怕的画面。“哦?你是说那个?呵呵,没关系,看我的。”

托马斯抖了抖肥厚的肚子,脸色变得极为凝重,同时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众人沿着道路向前,穿过了这片隔间,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几十米直径圆形的房间,在巨大的圆形的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个三米多长的石台。上面放着一件东西,用白布覆盖着,看形状,似乎是一个人的模样。而在石台的另一边,一个身材瘦高,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正在用刻刀在石台上刻画着什么。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近在眼前的众人。众人也对着诡异的一幕有些疑惑,朝四周看去,却并没有看到有任何其他人存在的样子,也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可是当他们抬起头的时候,一个个的不由得都是眼皮猛跳,之间就在高高的山洞顶壁上,悬挂着一根根带着铁钩的铁链,而在铁钩上,是一具具的女性尸体,这些尸体大多都表情狰狞可怕,似乎在临死前收到了极大的痛苦。而他们的身体大多都残缺不全,或者被开膛破肚,取出来内脏,或者四肢全被切除,即便是程智这种看惯了各种尸体的人,也是眼皮抽动了好一会,如此残忍的手法,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托马斯说着已经走到了小房间门口,看了看地面上塌陷下去的洞口,一抖身上的斗篷,双手探出,接着在他的周围凝聚起了庞大的元素力量。一个七级的魔法师,出手的威力是非常强大的。而这位托马斯魔法师是一位火系大魔法师,挥手之间,一团烈焰出现在了双手之中,在他的咒语吟唱之中,烈焰形成了一个球体,围绕着中间的某个点,快速的旋转起来,橘色的火焰在快速的旋转之中变成了浅黄,最后变成了一个炙热的白色光团,仅仅是在他周围,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个光团的炙热。他双手一推,那白亮的火团快速旋转的,却又慢慢的朝坍塌的洞穴移动了过去,瞬间将那岩石和泥土烧灼成了红色,可以看出,托马斯对于控制火焰的能力非常出色,所有的烈焰和高温全都压缩在了那个硕大的球体之中,但只要是接触到那团炙热的火焰,不管是什么,全都瞬间被融化或者烧成灰烬,那些岩石竟然被烧灼成了岩浆,随着那炙热火焰的前推,塌陷的洞口被熔穿了开来,并且越来越深,十几吸的时间,那光球已经前进了二十几米,而那被烧灼出来的熔岩,很快就冷却变硬,形成了一个管状通道,终于,又过了一会,托马斯的魔法吟唱声停止了,那团火焰竟然从新烧灼出了一条通道出来,甚至堵在通道中央的那道铁门都全都化成了铁水,接着凝固成了一个硕大的铁片。

约翰握紧了手中的剑,对其他的几个战士示意了一下,众人立刻默契的分散开来,成一个扇形站位,似乎随时都会发动进攻。“卡斯利莫夫?真的是你?”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托马斯瞪圆了眼睛,“我的朋友,你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当托马斯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那个人似乎刚好也完成了手中的动作,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才抬头看了过来。程智也终于看清了对面人的面孔,这个人极为苍老,褶皱干瘪的皮肤,稀疏的头发,长长的鹰钩鼻,长长的脖子,因为年老而微微有些驼背,让这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形的秃鹫。托马斯挥了挥手,火焰光球逐渐停止了转动,然后越缩越小,最后彻底消失不见。如果不是因为那石壁和地面的铁板都还有着余温,怕是没有人会相信这是刚刚才弄出来的通道。卡斯利莫夫并没有直接回答托马斯,而是缓缓先开了那白色的床单,露出了床单下的东西,在看到这下面到底是什么的时候,除了程智以外,所有人都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只见在石台上,平放着一具尸体,只是这尸体并不是一个人的尸体,或者说,这是用许多人尸体的一部分组合在一起的,只是这些皮肤血肉内脏还没有进行缝合,只是按照一个人的样子拼放在了一起,看起来……程智倒是更觉得这像是老约翰饭店里的烧鸡拼盘,只是尸体血糊糊的,看起来比较恶心罢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卡斯利莫夫!”托马斯再次大声喊道。

程智摇了摇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对卡斯利莫夫问道:“这是亡灵魔法,难道你也是亡灵魔法师?不对,你的灵魂波动明明只是一个五级的战士。”卡斯利莫夫抬起了头,看向了托马斯,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有些惆怅,有些焦虑,还有一些期待。但最后,卡斯利莫夫却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托马斯,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不过这样也好,你将见证我的奇迹。”看到眼前的情景,托马斯也是非常满意,扭头对约翰说道:“好了,我们进去看看,到底是谁制作的那些药丸,到底是谁绑架妇女。”

约翰急忙走到了托马斯面前,恭敬地说道:“大人,请让我走在您前面。”托马斯皱了皱眉:“奇迹?什么奇迹?”卡斯利莫夫低下头,他的眼睛看着石台上的碎肉:“你还记得我的女儿,海丽吧。”“我的女儿……海丽……”卡斯利莫夫的眼神里充满了黯然和愤怒。“三年前,海丽就已经死了。”

“元素之神,请保佑这可怜的孩子吧。”托马斯听到这个消息,也有些黯然,口中小声的念了一句悼文。作为一名战士,现在近战之中保护好体制脆弱的魔法师是非常有必要的。即便对方已经是个大魔法师,但是身体依旧脆弱。

托马斯也没有极佳,只是点了点头。作为魔法师,受到这样的有待是必须的。因为只有保护好魔法师,魔法师才能在战斗的关键时刻,释放出足够强大的魔法来拯救队伍。击败敌人。他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每个人都能听得到。卡斯利莫夫自然也听到了,他缓缓地抬起头:“元素之神,救不了她,谁也救不了。能救他的只有我。”卡斯利莫夫越说,眼睛之中就越是透着疯狂:“我用了三年的时间,寻找拯救她的方法,而现在,我即将成功了。”说着,卡斯利莫夫摊开双手,似乎在给众人展示他面前石台上的这一堆碎肉。

“海丽?”托马斯皱了皱眉,接着心中一动,原本胖脸上眯着的眼睛也瞪圆了:“你是说小海丽?我已经好些年没看到她了,她还好吗?”虽然托马斯口中这么说,但是他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三年前,他在王国魔法塔进行了为期一年的驻守任务。在离开魔法塔之后,他听说了一个消息,卡斯利莫夫突然与王室发生了争执和冲突,最后辞去了宫廷炼金师主管的职务,并且离开了赛特拉王都,不知所踪了。当时他也打听过,据说是因为自己的女儿生了一场重病,当时卡斯利莫夫希望国王能够从国库中拿出一种可以救命的宝物,来拯救自己的女儿,可是那宝物太过于贵重,因为国王的迟疑,所以当宝物被取出的时候,卡斯利莫夫的女儿已经病入膏肓无法医治。程智想了想,却是跟在了托马斯的身后。这件事情,虽然危险,但是有托马斯在,危险系数大大降低。他更感兴趣的是那个炼金术师是怎样制作如此精密的魔法阵的。“什么?”所有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卡斯利莫夫,托马斯更是有些疑惑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在他们对话的时候,程智却是仔细的看着那平台上的碎尸和边缘上刻着的魔法咒文,不由得眼睛眯了起来,在托马斯询问的时候,程智却是做出了回答:“缝合怪?你是要用制作缝合怪的方法复活你的女儿?”“缝合怪?”托马斯一愣,回头看向了程智,而卡斯利莫夫的眼力却是闪过一道精芒:“你怎么会知道?”

cmc而满脑子问号的约翰也是开口问道:“缝合怪?那是什么东西?”“亡灵魔法师?哎,可惜啊,我并不是,否则我又怎么会用三年的时间,来完成这样的工作。”卡斯利莫夫,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不过,没有关系,我整整研究了三年,实验了三年,已经找到了方法。”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cm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