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8809

类型:体育剧地区:新加坡发布:2021-01-28

yy8809 剧情介绍

yy8809塔克拉迪轻轻整理了一下莉莉沾满汗水的头发,再次看向程智问道:“那你看清楚他的施法原理了吗?”“这是……嗯?怎么是他?”

转眼之间,秋去冬来。地处大陆南部的赛特拉王国,气候相对温暖湿润一些,但是冬天潮气很重,经常下雨,所以阴冷阴冷的。程智摇了摇头,接着蹭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看到。”夜里,程智搓了搓有些冻僵了的双手,其他人都已经睡熟了,程智抬起头,看了一眼油灯,接着挑了挑灯芯,让油灯更亮一些。翻着放在膝盖上的笔记。他看得是卡斯利莫夫关于魔法符文方面的笔记。这位卡斯利莫夫的确是一位不得了的炼金大师,对于魔法符文的了解也远超常人。毕竟魔法符文是许多学科的基础,比如附魔学,法阵学,魔法道具制作等等。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所学习的东西,在卡斯利莫夫笔记的帮助下,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只是魔法知识浩如烟海,魔法师倾尽一生也未必能说自己全方面的理解了魔法。仅仅是炼金术之中的一小部分甚至都能然人研究一生。

程智放下了书,在双手上呵了一口气,用力的搓了搓,让有些冻僵的手指恢复温度。这宿舍真的是可以磨练学生的身体和意志,薄薄的木质墙板,根本无法抵挡低温,又让学生们点火烧暖炉。程智用已经搓热的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才将厚厚的魔法笔记放在了写字台上。接着便要开始冥想。可是就在他将笔记放回去的时候,笔记之中夹着的一张纸脱落了下来。塔克拉迪上下打量了一下程智,见程智这时候也是满身的汗水显然刚刚所消耗的精神力可是不少。精神力消耗的同时,也会让魔法师损耗身体中的能量,若是换成其他的亡灵魔法师,估计身体早就吃不消了,不过程智本身还是一个五级的战士,远比普通的魔法师结实得多。

但是塔克拉迪还是提醒了一句:“要是撑不住了的话,就算了。反正你也已经尽力了。而且你就算在天才,也不过只是五级魔法师而已,而下这个诅咒的,绝对是一个浸淫亡灵魔法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家伙,难以破除也是很正常的。”程智捡了起来,卡斯利莫夫在记录笔记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他会将一些并不太确定的疑问,用纸片粘贴在笔记之中。这张纸显然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而从笔记之中脱落下来的。程智捡起来就准备要夹回到笔记之中去,却看到上面书写的一些文字:“对于空间符文的猜想。”

“空间符文?”程智停住了手,而是将这种纸凑到眼前,仔细的看了起来。程智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回答塔克拉迪,说起来,他跟塔克拉迪虽然之前并不怎么愉快,甚至内心之中也有一些相互看不上眼的感觉。不过塔克拉迪说得对,这个诅咒的确很难办。他将双手再次按在了莉莉的头上,放松心身,接着将神识再次沉入到了莉莉的灵魂深处。“我推断空间应该也是一种元素能量。只是它到底属于什么元素,我却无法肯定。但我肯定,空间一定是可以操控的。据我所知,空间戒指便是使用符文作为引导,形成的独立空间。而符文所操控的,应该就是空间的元素力量。如果能让我得到传说中圣域所拥有的空间戒指,我一定能窥探出空间符文的奥秘。”

“我要杀了你!”程智的眼前再次出现了那个画面,莉莉尖叫着,发狂一样的朝那个魔法师攻击了过去。“空间?”程智眨了眨眼睛,接着嘿嘿笑了起来:“空间不就是用精神力进行挤压而产生的吗……吗……吗……吗……吗……”程智突然眼睛一亮:“空间戒指,空间符文?空间元素?死亡之力?死亡空间?”程智的脑海之中开始翻涌了起来。在魔法师之中,真正对空间有所了解的,那无疑就是亡灵魔法师,因为亡灵魔法师有一个别的魔法师都不会的本领,那就是制造亡灵空间。

空间,亡灵空间也是空间啊。老魔法师突然一挥手中的魔法杖,朝莉莉的脚下点指了过去,同时口中大声喝道:“血海!”

程智嗖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将油灯调的更亮了一些,又从自己的包裹里翻找了半天,终于将那个残破的空间戒指找了出来。刹那间,莉莉的脚下红光大作,瞬间出现了一大片深不见底的红色血浆。莉莉整个人身体一沉,朝下坠落而去。借着灯光,程智仔细的看着戒指上的魔法符文符号,这魔法符文的符号很是复杂,但也并没有脱离已知魔法符文的范畴,只是非常繁琐精妙罢了。

程智仔细的看了一会,接着拿起了一张空白的符文纸,拿起了鹅毛笔开始临摹了起来。当第二天早上,艾迪等人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坐在写字台前的程智,手中依旧拿着鹅毛笔画个不停,而在写字台和程智的脚下,已经被绘制出来的一个个符文给盖满了。艾迪喊叫了一会,终于感觉没有那么疼了,或者说,是已经麻木了,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和眼泪,但依旧眼泪汪汪的看着程智:“真的需要这样压腿吗?”

看着在血浆之中不断挣扎却怎么也爬不出来的莉莉,那个亡灵魔法师突然笑了起来:“哼哼,哈哈哈,塞班尼斯国王听说你拥有古神血脉,本来不打算进攻伍兹瓦尔,而是招降你的父亲。可惜,你父亲却是个被爱国之心冲昏了头脑的蠢货,即便地利亚王国大部分领土都已经陷落,连国都都已经被占领,却宁愿玉石俱焚也不肯投降。没办法啊,国王只能委托我用幻术控制你的父亲,在将你招揽麾下,让你成为塞班尼斯的一把利剑。”“啊……”艾迪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起的真早,额,这是在干嘛?”程智哪里是起得真早,他是一夜未眠。

听到艾迪的声音,程智终于停下了发酸的手,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符文,研究一下。”说着,程智这才低头看了看写字台和脚下被他扔的到处都是的符文纸,咧了咧嘴:“怎么画了这么多?”说着,程智将那些符文纸一张一张捡起来整理了一下,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一个符文,竟然被拆解成了这么多的部分,真是不可思议,这么复杂精妙的符文,到底是要多少的精力才能研究出来的啊。”程智回头看向了艾迪:“则么样?有兴趣学习吗?”不过,程智还是没有找到这空间符文与亡灵空间只见的共同点。越是这样,他心中就像有一只小手在用力的抓挠,痒的浑身难受,于是又埋头研究了起来。“喂,程智,今天是星期日,我们到学院外面去玩吧。走啦走啦。”

“要学,要学,一定要学。”艾迪瞪大了眼睛,用力的点着头。程智却是连头的没有抬:“你们去吧。我还有事。”

看着程智再一次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手中的符文上,“哎,真没劲。”不一会,艾迪,强纳森和卡普纷纷洗漱完毕,离开了宿舍。“嘿嘿,好吧。”程智点了点头,接着将杠铃片捆在了艾迪的双腿上。整整在外面玩了一天,当他们三个从校外返回的时候却看到程智在写字台前依旧在绘画魔法符文。艾迪捡起一张掉落在自己脚边的魔法符文,只是看了一眼就被上面无数复杂的线条弄得头昏眼花,不由得咧了咧嘴:“喂,程智,你不是一直在这里画这个呢吧?”程智没有回答,甚至连头都没有动一下。艾迪揉了揉鼻子,凑到了程智跟前,结果低头一看程智的脸不由得啊的一声,吓得做了一个屁墩。

一同进来的卡普和强纳森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走过去,卡普一把拉起了艾迪:“你叫什么啊?”半个多小时之后,操场上传来一声惨叫。将不少正在锻炼的学生吓了一跳,不由得全都扭头看了过来,却见程智和艾迪面对面的坐着,程智正用双腿将艾迪的双腿劈开。强纳森站在艾迪的身后,用力的推艾迪的身体,而卡普则将两个小木桩拍入地面,卡主艾迪的双腿。

“程……程……”阿迪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指着程智,小脸一脸的惨白,张了半天的嘴,竟然连一个完整的词语都说不出来。卡普有些奇怪,朝程智的脸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这个粗线条的家伙竟然也被吓了一跳:“这什么鬼?”艾迪已经疼得泪流满面,程智却是不为所动。当初他第一次这样练习一字马的时候也是这样,疼得死去活来的。

只见程智现在双眼赤红如血,鲜血顺着眼角,鼻孔,嘴角,和耳朵眼里不断的朝外渗透流出。一张惨白的跟纸一样,毫无血色。“程智!”卡普从惊骇中清醒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拍程智的身体,就在这时,强纳森却是低喝了一声:“别碰他!”

卡普急忙停住了手,但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强纳森:“你要干什么?你没看到程智已经这样了吗?”压腿这种训练,对于战士系的学生来说并不陌生,只是他们大多做的没有这么狠,劈叉劈的没有这么开。“别碰他。”强纳森再次郑重的说道,接着小心的来到了程智的跟前,仔细看了看程智的模样。“不好,这……”强纳森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是严重的精神力透支现象,你们别碰他,不然他会走火入魔的。”

那老师是个模样苍老的老者,看到这一幕,将对卡普说道:“来,跟我来,把他带到检查室。”作为暗影刺客,能够使用一定魔法的强纳森第一时间就看出了程智现在的问题。魔法力透支可以说是魔法师很常见的一种现象,因为自身精神力输出量过大,而造成的一种损伤。不过一般来说,魔法师达到精神力透支的时候,也是就是用不了魔法了,想继续透支下去也无法调动元素,自然就会停止下来。可是强纳森不明白程智到底是怎样做的,以程智现在的这种情况,分明是精神力即将干涸的状态。艾迪喊叫了一会,终于感觉没有那么疼了,或者说,是已经麻木了,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汗和眼泪,但依旧眼泪汪汪的看着程智:“真的需要这样压腿吗?”

程智点了点头,然后轻易的做了一个一字马:“身体柔韧性非常重要,如果筋骨不能伸展到极限,很多剑术的招数就发挥不出威力。”“这怎么办啊?”艾迪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焦急的看向了强纳森。强纳森皱着眉,看着手中依旧子绘制符文的程智,说道:“别动,别动,大家都别动,我以前的魔法老师说过,精神力透支是一种惯性状态,不能强行打破,容易出问题。”说着,强纳森伸手摸向了油灯,小心的将油灯慢慢的调暗,越来越暗,最终在噗的一生轻响中,油灯彻底熄灭了。屋子里顿时先入到了黑暗之中。卡普伸手就将程智给抱了起来,接着大步冲出了房门,朝医务室的方向跑了去,为了加速,甚至还动用了斗气,黑夜之中,一道土黄色光芒如同狂风一样的吹过。艾迪和强纳森也紧随其后。卡普真的是着急程智,所以跑的飞快,惹来不少夜归的学生们的侧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医生!医生!快来看看,程智要死了。”一冲进医务室的大门,卡普就扯开了大嗓门,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听到程智肯定的回答,艾迪咬着牙,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一天,艾迪走路都要扶着墙,即便这样还时不时的会跌倒。这医务室很大,里面摆放着数十张病床。

艾迪三人都不敢说话,也不敢乱动,好一会,只听哐当一声。三人心头一紧,强纳森急忙手忙脚乱的再一次点燃了油灯,却看到程智正趴在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强纳森瞪圆了眼睛,有些紧张的伸手朝程智的脖子摸了过去,试了试,却是心头一松:“脉搏还算稳定。快快快,快送医务室。”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四个孩子每天锻炼,学习,偶尔偷偷摸摸的玩一会鬼牌,逐渐的适应了学院紧张忙碌的生活。魔武学院所传授的,很多都是战斗的技能,在学习训练的过程中,难免会有受伤的,特别是战士学员和魔法学院,经常有学生骨折,或者烧伤砸伤什么的。因此病房之中现在也有好几个学生。

卡普的嗓门实在是太大,被卡普的一声大叫,整个医务室都回荡着他的声音。那些住院治疗的学生们全都吓得醒了过来,一些脾气暴躁的顿时大骂了起来:“你瞎喊什么。”同样已经进入梦乡了的一名值班的水系魔法老师顿时被吓得从梦中惊醒,也来不及换衣服,就穿着一身长筒睡衣从最里面的休息卧室中跑了出来。结果一出来就看到卡普正抱着程智朝他冲过来,吓了他一跳。

yy8809“老师,你快看看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快死了。”卡普撤着大嗓门,离得老远就开始喊了起来。“哦。”卡普应了一声,接着跟这位医生走进了里面的一个独立房间。将程智放到了一张病床上面。那个老师戴上了眼镜,接着朝墙壁上的魔法灯敲了敲,顿时整个医务室都变得通亮。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yy8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