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联

类型:精选剧地区:安哥拉发布:2021-02-27

普联 剧情介绍

普联普联德里说着指了指下面的擂台:“这一次可是有你们亡灵系的学生参赛呢。听说有学生针对程智进行了战术研究。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成绩啊。”程智看着眼前的一幕,程智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卡斯利莫夫原本就是瘦高的身材,这猛然一膨胀起来,个子又高了不少,而浑身皮肤通红,肌肉极为夸张的如同要爆炸了一样,附着在就上的血管纹路也都开始随着心跳而一跳一跳的个不停。

随着他的吼叫声,那躯体的抽动越来越剧烈,甚至整个尸体都如同长弓一样崩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拱桥一样的形状,高高的弹起。普联“哦?看来你对程智也很上心啊。”那紧闭的眼睛也突然睁了开来,一双浑浊而空洞的眼睛不知道到底在注视着什么。

“灵魂并没有消散?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灵魂,他是如何保持灵魂强度的?”一个个问题不断在程智的脑海中飞快旋转。对于亡灵魔法的好奇,让他仔细的看着不断扭曲挣扎的躯体:“竟然成功了。”说着,他抬头看向了一脸狂热的看着缝合尸体的卡斯利莫夫:“你真的成功了。”嘭的一声,缝合尸体终于停止了挣扎,躺在了石台之上,接着,缝合尸体慢慢的坐了起来,双眼迷惑的看着前方:“我……在哪儿?”“嗯,普联还好吧,普联毕竟当初……”说到这里,德里才意识到,跟程智的交集,也是与这个塔克拉迪有关。听参加过亡灵系选修课程的学生说,塔克拉迪这一段时间可是没少拿程智做课堂教学。

塔克拉迪抬头看了下面一眼,普联轻轻撩动了一下额前一缕银白色的长发:普联“既然我的学生参加比赛,那就没什么好看的了。程智那小子绝对不会给亡灵系丢脸的。至于输赢嘛,并不重要。”“海丽,我的小海丽,你终于回来了。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卡斯利莫夫浑浊的老眼之中,留下了两行热泪:“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程智却是站在远处,看着这个缝合的尸体,她的身体大部分是用不同的人的躯体拼合在一起的,别的先不说,因为不同人的骨骼形状,多少都是有一些区别的,因此当这些骨骼血肉拼合在一起的时候,使得她的整张脸显得极为怪异和扭曲,加上无数或大或小的缝合伤口,那样子已经不能说丑了,甚至可以用恶心来形容。看着塔克拉迪那妩媚迷人的笑容,普联德里嘿嘿傻笑了一下,却是扭回头去,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比赛上。“父亲?父亲……”

程智看了看擂台,普联接着扭头对卡普等人说道:普联“我们的实力应该不弱,不过对战的时候都不要大意。雷洛学院里卧虎藏龙,没准有多少个斯坦雷加尔那样的怪咖。”“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孩子。”卡斯利莫夫留着眼泪,声音颤抖的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我感觉好冷,好难受。”缝合尸体声音颤抖的说着,那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恐惧。她伸出手,看了看,又看向了自己的双腿,那由不同尸体拼合在一起的躯体上到处都是缝合的伤口。“这是什么?我怎么了?”众人相互看了看,普联纷纷点了点头,接着也走上了擂台。

她的手乃至全身都因为恐惧而不断的颤抖,那一道道狰狞扭曲的伤口让她害怕的声音都已经颤抖了起来。负责主持擂台赛的老师使用着扩音魔法,普联大声宣布着:“下面登场的是全金属小队。”卡斯利莫夫看着自己的女儿,声音慈爱的说道:“我复活了你。孩子,你现在可以永远活下去了。”

“复活?”缝合躯体喃喃的重复这句话。“复活?”站在另一边的程智却是暗自摇了摇头,他能够看到死亡法则的力量,虽然不知道,卡斯利莫夫用了什么方法,让灵魂存留至今的,但是在灵魂附着到缝合怪躯体上的时候,死亡法则的力量再次笼罩了海丽的灵魂。他能够看到,海丽的灵魂在消散。而程智之所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是因为他的灵魂之力感觉到了那水晶之中所存放的灵魂是完整的,完全没有被法则之力所剥夺。

“程智!普联死神!程智!死神!”程智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还有什么话,快点跟她说吧。”“什么时间不多了,你胡说什么?!”程智的话显然让卡斯利莫夫十分的愤怒。可是程智却是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样将你女儿的灵魂封印起来的,但是现在,你女儿的灵魂已经开始受到了天地法则的排斥。”

果然,就在程智说话之间,海丽的眼神已经开始逐渐的黯淡了下来,这是灵魂消散的表现。卡斯利莫夫也很快明白了这一点:“不,不!决不能这样!孩子,我一定要救你。”说着,卡斯利莫夫再次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卷轴,用力一扯,刺啦一声,一团淡绿色的光芒笼罩住了整个石台,而一直运转不断的死亡法则之力确是被屏蔽在了这淡绿色光芒之外。当然,普联卡斯利莫夫所制作的并非战斗傀儡,而是要复活自己的女儿,但是最终复活过来的又会是什么?而站在那淡绿色光芒旁边的程智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舒服,程智凝神打量着这光罩,突然眼皮跳了跳:“生命之力。”看来卡斯利莫夫刚刚撕扯开的,正是一张生命魔法的防御法术卷轴。

虽然程智坚信卡斯利莫夫不可能成功,普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普联心里却有一些期待。或许是因为他失去了父母亲人,看到卡斯利莫夫为了复活自己的女儿,即便他做了很多歹毒的事情,但是程智的内心里却还是有一丝希望,希望他能够成功。“生命?死亡?原来是这样。”程智突然明白了法则的界限,其实就是生命和死亡之间的界限。明白了,那水晶一定与生命魔法有关,这才没有让海丽的灵魂消散掉。

海丽低声哭泣着,刚刚灵魂被法则之力不断的消融着,让她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冷,还好,生命之力形成的保护罩,让她的灵魂暂时没有了消散的危险。当石台上的光芒达到最亮的时候,普联卡斯利莫夫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拳头大的水晶。程智眯起了眼睛,普联仔细的看着那个水晶,程智眯着眼睛,精神力几乎全都集中在了那一块水晶之中。却看到在水晶之中竟然有一个完整的灵魂。“不要怕,孩子,我已将你制作成了一个尸体傀儡,只要在你的身体上篆刻上魔法阵,就可以将灵魂永远锁在这具躯体之上。”卡斯利莫夫一脸笃定的说道。“在尸体上篆刻生命魔法的魔法阵?”听到卡斯利莫夫的话,程智心中一动,这个卡斯利莫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才,他怎么会想到这个?不过,这似乎不太可能。亡灵生物是由死亡之力驱动的。卡斯利莫夫却要在尸体上篆刻生命魔法阵?海丽听到父亲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和身体那一道道狰狞可怕的缝合伤口“尸体?你说,这是尸体?”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一样,拿起了掉落在石台上的水晶碎片,可是当水晶碎片的倒影照到她的脸上的时候,海丽却停止了哭泣,但仅仅一个呼吸之后,海丽却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不!不!…………”

她被自己的样子吓到了,那水晶碎片所反射出的,是怎样一张可怕的脸,扭曲,丑陋都无法形容。突然眼睛一亮:普联“怎么可能?!”

海丽彻底崩溃了,恐惧与恶心让她简直快要疯了。口中大喊着:“不!不要这样!不!”程智还以为海丽会是因为死亡之力和生命魔法护罩之间的能量反应而产生了某种针对灵魂的痛苦,她的灵魂现在简直就乱成了一团浆糊,可是海丽的下一句话却是让程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实在是太恶心了,你就让我以这样一副面孔存在世界上吗?”他不能不惊讶,普联灵魂是极为脆弱的,普联灵魂脱离的身体也会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衰弱,并且被法则之力撕碎,最终被拉扯进入冥界。当然,保存灵魂的方法也很多件,比如用一些器具,或者宝物,都可以将灵魂暂时封印住,但是法则之力的强大是不可想象的,无论是使用什么方法,对灵魂加以保护,灵魂都会随着时间的退役而变得越来越虚弱。

海丽的声音尖利刺耳,震得程智耳朵嗡的一声响。“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海丽几乎疯狂地尖叫着,她整个灵魂都完全崩溃了,完全被自己现在恶心的模样给吓到了。

程智看着歇斯底里的海丽,皱着眉头,一个眼睛高一个眼睛低的看着她,口中喃喃的说道:“怎么?就因为长得丑就不想活了?你爸爸可是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至少以我的见识,将你复活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亡灵魔法师可以借助不同的躯体来进行灵魂转移,这也是很多亡灵魔法师在身体消亡之前,尽快找一具尸体进行灵魂转移再生。但只要灵魂脱离了原本的躯体,就不再受生命法则的保护,而进入死亡法则的审判之中,不断地消亡。所以一些通过转移灵魂到其他躯体继续存活下去,为了不然个灵魂消亡而吞噬其他的灵魂来替换自己被消损掉的灵魂,最终的结果却也只能是自己的灵魂完全被替换掉。灵魂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那所谓的自己也就彻底不存在了。他们最终只会变成不断吞噬灵魂的魔鬼,直到无法再吞噬其他灵魂,或者被消灭。停止打斗的托马斯也走上了前来,听到程智的喃喃自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石台上歇斯底里疯狂喊叫的海丽:“傻孩子,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性命,而是容貌。海丽死的时候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这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她宁愿美丽的死去,也不愿意这样丑陋的活着。”“这是什么逻辑啊?”程智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托马斯。

就在他吃下药丸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弥散了开来,让所有人都是尽头一紧,全都将目光落在了卡斯利莫夫的身上,只见卡斯利莫夫突然皮肤变得通红,原本干瘪瘦弱的苍老躯体就如同气球一样,鼓胀了起来,他的身体以一个可怕的速度疯狂生长这肌肉,鼓胀的肌肉撑破了那原本十分宽松的黑色长袍。比这一幕更加可怕的是从卡斯利莫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是一个原本只有五级的战士气息,在这疯狂的膨胀之下一跃达到了八级战士的模样。“这不是逻辑。”托马斯扭头看向了程智:“这是人性。”而程智之所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是因为他的灵魂之力感觉到了那水晶之中所存放的灵魂是完整的,完全没有被法则之力所剥夺。

“不可能,她是怎么做到的?卡斯利莫夫说他女儿三年前就死了,可是卡斯利莫夫是怎样将海丽的灵魂保存至今的?”程智反复的问着自己,却没有任何答案。这违背了死亡法则的规律啊,到底是什么样的办法,能够保存灵魂的完整的?托马斯自然是很容易明白这些,他身边的女人们,无论是她的老婆,女儿,又或者是情人,无一不是把脸看得比命还重要。只是程智还小,没有这些生活阅历而已。最后托马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可惜啊,卡斯利莫夫竟然也没想到这些。”程智挠了挠头发,仔细的想了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傻孩子就没想想看,海瑟薇这个天天摆弄死灵和骷髅的女人也是没事就要睡个美容觉,没事就要往脸上蹭一些珍珠粉什么的。“不不!死亡之神啊!请停下您的脚步!请您放过这个孩子吧!”卡斯利莫夫伸手搂住了不断疯狂挣扎的海丽,仰着头大声的呼喊着,可是期盼之中的神迹没有出现,海丽的灵魂还是快速的被死亡之力抽取着,最终彻底消失。而那具缝合尸体,最终也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彻底成了一堆被缝合在一起的碎块。

看着灵魂彻底消散,完全变成了一堆冰冷尸体碎块的海丽,卡斯利莫夫老泪纵横:“不!孩子!我的女儿啊!”只见卡斯利莫夫高高的举起水晶,接着用力一捏,啪的一声,水晶爆碎了开来,海丽的灵魂换换落下,附着在了那具缝合尸体之上。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冷弥散了开来,让正在争斗之中的人们都浑身一颤,不由得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那石台看去,只见恍恍惚惚之中,一个白色的如同烟雾一样的人影,换换落下,最终附着在了那具缝合尸体上。

所有人都沉默了,眼睛盯着那具缝合尸体,一秒,两秒,三秒,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等待着一个奇迹,终于在十几秒钟之后,那缝合躯体的手突然动了一下,接着是另一只手,接着,整个尸体都开始抽动了起来,就像是被雷电系魔法击中了一样。过了好一阵子,卡斯利莫夫才缓缓地抬起了头,双目一片赤红:“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杀了你们偿命!”

由于海丽被自己现在的样貌彻底的吓疯了,她的灵魂也开始变得混乱而狂暴,甚至开始不断地从尸体之中发散了出来,与生命魔法构成的保护罩不断地相撞,不同力量法则的影响已经让这保护罩不堪重负,而从内部飘散出来的这些灵魂之力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噗的一声,保护罩消散了开来,被死去灵魂所吸引的死亡之力,顺势将逸散开来的灵魂之力吞噬一空,并且开始抽取海丽的灵魂。“醒来吧!醒来吧!醒来吧!我的孩子!”卡斯利莫夫刚开始还如同在轻声呼唤,可是声音却越来越大,甚至到最后近乎是在歇斯底里的吼叫。“喂喂!关我们什么事啊?”约翰最先咧了咧嘴:“你自己搞出来的事情,没成功,怪到我们身上干什么?”

“杀!”卡斯利莫夫双目之中充满了怨毒,对那些黑衣战士们狂怒的吼道:“杀了他们!”似乎是收到了卡斯利莫夫的悲伤影响,一众黑衣武士顿时爆发了起来,他们身上的气势似乎比刚才更加的强了几分。

普联约翰等人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急忙招架敌人的进攻,而远处的卡斯利莫夫,将怀中的缝合尸体放好,接着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从最里面的衣兜里掏出来一个白色的小布袋,接着从里面倒出来一颗猩红色的药丸,张嘴便吞服了下去。看到卡斯利莫夫的模样,托马斯等人不由得就是一皱眉。他们现在对付十几个武者就已经很吃力了,更多的只是在等那几个武者的药力过去变得衰弱。而眼下却一下子多了一个八级的对手。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普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