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尾舞

类型:直播剧地区:圭亚那发布:2021-02-28

神尾舞 剧情介绍

神尾舞但是他这样做的同时,神尾舞却没有给另一边的大地系魔法师加持护罩。那大地系魔法师正在不断的给三个战士加持大地守护魔法,神尾舞自身的防御则需要水系魔法师来进行增持。偏偏就在这时候,大地系魔法师的身后,一团黑雾突然弥散而出,接着两道寒光猛地朝他身后刺了过去。这位老师说着摇了摇头:“你们也不用担心了,他需要好好地休息,亏得你们把他送来,否则继续消耗精神力下去的话,他可能会因为精神力过度损伤而变成一个白痴。如果那样的话,可就糟践了一个四级魔法师啦。”

空间,亡灵空间也是空间啊。“啊!神尾舞”大地系魔法师感应到了身后的异样,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转身,就觉得背后一疼,接着整个身体被一层结界之力包裹了起来。程智嗖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将油灯调的更亮了一些,又从自己的包裹里翻找了半天,终于将那个残破的空间戒指找了出来。

借着灯光,程智仔细的看着戒指上的魔法符文符号,这魔法符文的符号很是复杂,但也并没有脱离已知魔法符文的范畴,只是非常繁琐精妙罢了。程智仔细的看了一会,接着拿起了一张空白的符文纸,拿起了鹅毛笔开始临摹了起来。他这时候只是将头扭过来一半,神尾舞眼角之中却看到强纳森朝他得意的笑了一下。

“阵亡?”所有人的观众都是低呼了一声,神尾舞但似乎也是意料之中。一个暗影刺客蹑足潜踪的靠近魔法师跟前,神尾舞进行刺杀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关键是之前本应该不断给大地系魔法师刷新魔法守护的水系魔法师,因为应付五个骷髅兵的弓箭射击而中断了给大地魔法师刷新的守护,同时也打断了之前布置下的水光留影的侦查魔法,以至于当强纳森靠近到大地系魔法师身后的时候,所有人都没发现。当第二天早上,艾迪等人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坐在写字台前的程智,手中依旧拿着鹅毛笔画个不停,而在写字台和程智的脚下,已经被绘制出来的一个个符文给盖满了。

“啊……”艾迪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你起的真早,额,这是在干嘛?”“不好!神尾舞”鹿角小队的战士迪玛尔在听到身后魔法师传来的惨叫声中,神尾舞急忙扭头看去,却见那魔法师已经化作了一个石块,被一层结界之力包裹了起来,心头一紧。程智哪里是起得真早,他是一夜未眠。

正在跟他交手的卡普冷哼了一声:神尾舞“哼,神尾舞瞎看什么?”说着,猛地一轮巨斧,趁着狄马尔愣神的工夫,一斧头劈了下来,同时大喝道:“地裂斩!”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狄马尔也被劈的石化了。听到艾迪的声音,程智终于停下了发酸的手,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符文,研究一下。”说着,程智这才低头看了看写字台和脚下被他扔的到处都是的符文纸,咧了咧嘴:“怎么画了这么多?”说着,程智将那些符文纸一张一张捡起来整理了一下,嘴里小声的嘀咕着:“一个符文,竟然被拆解成了这么多的部分,真是不可思议,这么复杂精妙的符文,到底是要多少的精力才能研究出来的啊。”

不过,程智还是没有找到这空间符文与亡灵空间只见的共同点。越是这样,他心中就像有一只小手在用力的抓挠,痒的浑身难受,于是又埋头研究了起来。艾迪跟自己的对手缠斗了好一会,神尾舞凭借极快的身法和微缩魔法炮的辅助,神尾舞打的对方只能疲于应付。不过如果按照这样的打法,一时半会的根本无法击败眼前的这个敌人。

“喂,程智,今天是星期日,我们到学院外面去玩吧。走啦走啦。”艾迪龇牙咧嘴的看着眼前的对手,神尾舞他才刚刚进入六级,神尾舞甚至六级的一些斗气技还没有完全掌握,现在完全是凭借身上的装备辅助,才能与对方僵持和么久,可是想要击败对方,这点优势远远不够。程智却是连头的没有抬:“你们去吧。我还有事。”

看着程智再一次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手中的符文上,“哎,真没劲。”不一会,艾迪,强纳森和卡普纷纷洗漱完毕,离开了宿舍。整整在外面玩了一天,当他们三个从校外返回的时候却看到程智在写字台前依旧在绘画魔法符文。艾迪捡起一张掉落在自己脚边的魔法符文,只是看了一眼就被上面无数复杂的线条弄得头昏眼花,不由得咧了咧嘴:“喂,程智,你不是一直在这里画这个呢吧?”程智用已经搓热的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才将厚厚的魔法笔记放在了写字台上。接着便要开始冥想。可是就在他将笔记放回去的时候,笔记之中夹着的一张纸脱落了下来。

艾迪猛地一撤身,神尾舞接着双手高抬,神尾舞只听砰砰两声,两个手腕上的微缩魔法炮全都释放出了魔法。这种不需要吟唱的基础魔法,虽然威力不算大,但挨一下还是很疼的。那名六级战士急忙举盾抵挡。艾迪的剑术学的还算不错,但是面对这种龟壳一样的盾战士,却是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不过他却是并不着急,继续移动身形。虽然他来回动作非常快,但是实际上移动的距离并不大,只是通过攻击在不断干扰对方面向自己的角度。程智没有回答,甚至连头都没有动一下。艾迪揉了揉鼻子,凑到了程智跟前,结果低头一看程智的脸不由得啊的一声,吓得做了一个屁墩。

一同进来的卡普和强纳森对视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走过去,卡普一把拉起了艾迪:“你叫什么啊?”听到程智肯定的回答,神尾舞艾迪咬着牙,用力的点了点头。“程……程……”阿迪瞪大了眼睛,惊恐的指着程智,小脸一脸的惨白,张了半天的嘴,竟然连一个完整的词语都说不出来。卡普有些奇怪,朝程智的脸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这个粗线条的家伙竟然也被吓了一跳:“这什么鬼?”

这一天,神尾舞艾迪走路都要扶着墙,即便这样还时不时的会跌倒。只见程智现在双眼赤红如血,鲜血顺着眼角,鼻孔,嘴角,和耳朵眼里不断的朝外渗透流出。一张惨白的跟纸一样,毫无血色。

“程智!”卡普从惊骇中清醒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拍程智的身体,就在这时,强纳森却是低喝了一声:“别碰他!”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神尾舞四个孩子每天锻炼,学习,偶尔偷偷摸摸的玩一会鬼牌,逐渐的适应了学院紧张忙碌的生活。卡普急忙停住了手,但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强纳森:“你要干什么?你没看到程智已经这样了吗?”“别碰他。”强纳森再次郑重的说道,接着小心的来到了程智的跟前,仔细看了看程智的模样。“不好,这……”强纳森犹豫了一下说道:“这是严重的精神力透支现象,你们别碰他,不然他会走火入魔的。”

作为暗影刺客,能够使用一定魔法的强纳森第一时间就看出了程智现在的问题。魔法力透支可以说是魔法师很常见的一种现象,因为自身精神力输出量过大,而造成的一种损伤。不过一般来说,魔法师达到精神力透支的时候,也是就是用不了魔法了,想继续透支下去也无法调动元素,自然就会停止下来。可是强纳森不明白程智到底是怎样做的,以程智现在的这种情况,分明是精神力即将干涸的状态。转眼之间,神尾舞秋去冬来。地处大陆南部的赛特拉王国,气候相对温暖湿润一些,但是冬天潮气很重,经常下雨,所以阴冷阴冷的。

“这怎么办啊?”艾迪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焦急的看向了强纳森。强纳森皱着眉,看着手中依旧子绘制符文的程智,说道:“别动,别动,大家都别动,我以前的魔法老师说过,精神力透支是一种惯性状态,不能强行打破,容易出问题。”说着,强纳森伸手摸向了油灯,小心的将油灯慢慢的调暗,越来越暗,最终在噗的一生轻响中,油灯彻底熄灭了。屋子里顿时先入到了黑暗之中。夜里,神尾舞程智搓了搓有些冻僵了的双手,神尾舞其他人都已经睡熟了,程智抬起头,看了一眼油灯,接着挑了挑灯芯,让油灯更亮一些。翻着放在膝盖上的笔记。他看得是卡斯利莫夫关于魔法符文方面的笔记。这位卡斯利莫夫的确是一位不得了的炼金大师,对于魔法符文的了解也远超常人。毕竟魔法符文是许多学科的基础,比如附魔学,法阵学,魔法道具制作等等。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所学习的东西,在卡斯利莫夫笔记的帮助下,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只是魔法知识浩如烟海,魔法师倾尽一生也未必能说自己全方面的理解了魔法。仅仅是炼金术之中的一小部分甚至都能然人研究一生。

艾迪三人都不敢说话,也不敢乱动,好一会,只听哐当一声。三人心头一紧,强纳森急忙手忙脚乱的再一次点燃了油灯,却看到程智正趴在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强纳森瞪圆了眼睛,有些紧张的伸手朝程智的脖子摸了过去,试了试,却是心头一松:“脉搏还算稳定。快快快,快送医务室。”卡普伸手就将程智给抱了起来,接着大步冲出了房门,朝医务室的方向跑了去,为了加速,甚至还动用了斗气,黑夜之中,一道土黄色光芒如同狂风一样的吹过。艾迪和强纳森也紧随其后。卡普真的是着急程智,所以跑的飞快,惹来不少夜归的学生们的侧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医生!医生!快来看看,程智要死了。”一冲进医务室的大门,卡普就扯开了大嗓门,大声的喊叫了起来。程智放下了书,在双手上呵了一口气,用力的搓了搓,让有些冻僵的手指恢复温度。这宿舍真的是可以磨练学生的身体和意志,薄薄的木质墙板,根本无法抵挡低温,又让学生们点火烧暖炉。这医务室很大,里面摆放着数十张病床。魔武学院所传授的,很多都是战斗的技能,在学习训练的过程中,难免会有受伤的,特别是战士学员和魔法学院,经常有学生骨折,或者烧伤砸伤什么的。因此病房之中现在也有好几个学生。

“精神防御结界?”强纳森有些好奇的问道:“那有什么作用?”卡普的嗓门实在是太大,被卡普的一声大叫,整个医务室都回荡着他的声音。那些住院治疗的学生们全都吓得醒了过来,一些脾气暴躁的顿时大骂了起来:“你瞎喊什么。”程智用已经搓热的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才将厚厚的魔法笔记放在了写字台上。接着便要开始冥想。可是就在他将笔记放回去的时候,笔记之中夹着的一张纸脱落了下来。

程智捡了起来,卡斯利莫夫在记录笔记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他会将一些并不太确定的疑问,用纸片粘贴在笔记之中。这张纸显然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而从笔记之中脱落下来的。程智捡起来就准备要夹回到笔记之中去,却看到上面书写的一些文字:“对于空间符文的猜想。”同样已经进入梦乡了的一名值班的水系魔法老师顿时被吓得从梦中惊醒,也来不及换衣服,就穿着一身长筒睡衣从最里面的休息卧室中跑了出来。结果一出来就看到卡普正抱着程智朝他冲过来,吓了他一跳。“老师,你快看看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快死了。”卡普撤着大嗓门,离得老远就开始喊了起来。“哦。”卡普应了一声,接着跟这位医生走进了里面的一个独立房间。将程智放到了一张病床上面。那个老师戴上了眼镜,接着朝墙壁上的魔法灯敲了敲,顿时整个医务室都变得通亮。

“这是……嗯?怎么是他?”“空间符文?”程智停住了手,而是将这种纸凑到眼前,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推断空间应该也是一种元素能量。只是它到底属于什么元素,我却无法肯定。但我肯定,空间一定是可以操控的。据我所知,空间戒指便是使用符文作为引导,形成的独立空间。而符文所操控的,应该就是空间的元素力量。如果能让我得到传说中圣域所拥有的空间戒指,我一定能窥探出空间符文的奥秘。”看到七窍流血的程智,这个老师也被吓了一跳。刚刚追上来,进入检查室的艾迪急忙解释道:“老师,程智在绘制魔法符文,我们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

那老师是个模样苍老的老者,看到这一幕,将对卡普说道:“来,跟我来,把他带到检查室。”“空间?”程智眨了眨眼睛,接着嘿嘿笑了起来:“空间不就是用精神力进行挤压而产生的吗……吗……吗……吗……吗……”程智突然眼睛一亮:“空间戒指,空间符文?空间元素?死亡之力?死亡空间?”程智的脑海之中开始翻涌了起来。在魔法师之中,真正对空间有所了解的,那无疑就是亡灵魔法师,因为亡灵魔法师有一个别的魔法师都不会的本领,那就是制造亡灵空间。绘制魔法符文?那个老师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程智的额头,接着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说道:“是精神力透支,不过怎么会透支的这么严重?”

魔法师拥有精神力感应,这位老师也是个六级的水洗治疗专精魔法师,自然能够清晰的感应到程智现在的状态。“我们也不知道。”强纳森摇了摇头:“他好像今天一直在绘制魔法符文,我们其他几个室友今天外出,回来的时候看到他还在画,可是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叫他也不回应,完全没有了反应。”

神尾舞“还好送来的及时。”这位老师点了点头:“是精神力透支的太过于剧烈,所以他的身体本能的关闭了除了所专注事情之外的所有感应。而且因为过度集中精神,导致各个感官的机能损伤。这样做是很危险的,如果不是你们送来的及时,恐怕他会彻底耗光精神力。这孩子,绘制魔法符文的时候,怎么也不先做一个精神防御结界?”“精神防御结界可以在精神力达到极限的时候,强行停止精神力输出,以保证制作符文时候不会因为精神力输出过大而伤害到自己。”说到这儿,这位老师又仔细看了看程智的模样:“哦,对了,他是一年级新生,应该还没有学习到这方面的符文。”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神尾舞